吃竹子的鼹鼠攸

致力于各种段子拟人什么的www
拟人cp观清奇
励志成为一个逗比段子手(๑•̀ㅂ•́)و✧
略语废(/ω\),好吧是很语废
大概萌上而且可能推一些冷cp无所畏惧
咕咕咕【学医使人头秃】

【诗四】深夜爱丽丝梦游仙境

•前面是关于诗人的一个脑洞,后面有诗四
•比较短,题目瞎起系列
•情人节快乐

众所周知的,深夜诗人喜欢在夜晚吟诗。
人如其名,没毛病。
而不为人知的,深夜诗人有一个秘密。
他可以在睡着后进入别人的梦境。
或许首先要澄清的是他的确会睡觉,哪怕修仙得晚了些,毕竟没有正常人可以一直不睡觉还活蹦乱跳。
然后我们再来说说他的秘密。
他通常在床上闭上眼睛,陷入睡眠,然后再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世界就不一样了。
有次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古代的军帐中,坐在统领位置的权御逼问他打探出了什么情报,还有次睁开眼睛看见九九举着根棍子指着他喊“妖精,哪里跑!”
深夜诗人确信那根棍子的正式名字应该是叫如意金箍棒。
这些可能还不算最糟,他曾经在梦里被僵尸舞拉着跳了一晚上的广场舞,动作要求标准中间还不带休息,以至于他第二天醒来觉得自己去参加大妈们的广场舞比赛拿个冠军都不成问题。他还曾经被阴阳拉着算命,听他念叨了一晚上的玄学,昏昏欲睡宛如在听数学课。
这挺不科学的,深夜诗人想,在梦境里昏昏欲睡,有这种感受的他大概是头一个。
但他能进入别人梦境这种能力也挺不科学的不是吗?
万幸并不是每次睡觉都会进入别人的梦境,也不是所有人的梦境都那么清奇古怪。比如说梦境里的普通戴着耳机在街上独自走得欢快,还有牵丝戏对着一个木偶讲故事讲得愉快。
渐渐深夜诗人也就习惯了这个能力,至少当睁眼看见许多怪物包围了他并开始狂欢时,他可以淡定地溜走或加入他们了。
不过他还是感谢他大哥梦游的太疯以致他一次也没有进入过他大哥的梦境,他想那绝不可能是什么好的体验。
综上,当这天深夜诗人睁开眼,发现自己处于一片橙色之中时并没有觉得有多么稀奇,只是想这个人的梦境他还是第一次来。
他走了走试图寻找到梦境的主人,然后他就看见一个女孩正拿起一把刀对准她自己的脖子——
他快步冲上前赶到女孩身边,刀被夺下扔在地上,又被他踩在脚下,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有点发抖,
“别做傻事,无论如何,别这样做。”
不妙,他想,他遇见过在梦里找他麻烦的,也遇见过自娱自乐自嗨的,但还是头一次遇见想在梦里自杀的。
女孩呆呆地望着他,他试图伸手揉了揉女孩的头发。
“如果你有什么烦恼不介意的话可以讲出来,我会听着的,难受的话我也可以陪你,别冲动做傻事,好吗?”
女孩依旧是望着他,却是有眼泪从她的脸颊上划过,落到她与他之间的地上。
他有些慌乱,想说些什么来安慰她,但是这时周身的橙色开始消散,他知道这是醒来的前兆。
在最终她的身影消散前,他听见了一声呢喃。
“谢谢你。”

清晨的阳光很好,深夜诗人揉着头从床上坐起来。他不认识梦境的主人,也不知道她还好不好。他叹了口气下床洗漱。
或许今天可以去打听一下,他吃早饭时这么想着,同时听见普通说今天会有新人并让他去迎接。
看样子恐怕今天没时间了,他无奈地站在门口,沮丧地想。
但是当他看到那个身影时,他微微瞪大了眼,心中有块石头落到了地上。
他露出了一个微笑,向那个新人伸出手。
“欢迎,而且很高兴再次见到你,我是深夜诗人。”
女孩看到他时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随即转化为了惊喜。
“谢谢你,我也是,我叫四重罪孽。”

【VC曲拟人】论双十一与情人节的相似度

•迟到的双十一贺文(?),主阴阳先生视角
•CP有女孩子×牵丝戏,普权,诗四,一句话七天,梗颂
•幼儿园文笔渣段子,在学校写得比较急,感觉有点乱
•网址品牌纯属虚构,网站什么的自行理解√
•最后心疼一秒阴阳然后抱住孤独的自己qwq

————没有什么问题那么继续グッ!(๑•̀ㅂ•́)و✧——

阴阳揉了揉酸痛的脖子,继续奋斗在战争的第一线。
他将鼠标停在一个网页上,他的内心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究竟是选A款墨镜还是B款呢?
报着算命先生也要与时俱进的想法,阴阳开始认真地衡量起两款墨镜的性价比。
A款墨镜遮住的面积大一些,有利于隐蔽身份,但是B款墨镜更时尚,也有不少好评……
“诶阴阳你在玩什么?”
突然的声音让阴阳差点手滑关掉了淘贝界面,他默默回头,女孩子正一脸好奇地站在他的身后。
阴阳转过头继续纠结他的墨镜,顺口回答:
“在网购啊,今天双十一有促销……话说你不是去看牵丝戏排练了吗?怎么回来了?”
“我回来取个东西,一会儿就走。不过你要是在网购的话可以帮我买个东西吗?我之后给你现金。”
“你要买什么?”
“天狗网xx家有一款不错的录像机,我想买一个。”
阴阳搜索着女孩子说的那家店,xx店■■录像机,火热促销中,剩余1260件。
“你突然要买录像机做什么?”
“咳……可以随时纪录生活中好玩的事嘛……而且过几天牵丝戏有表演,我可以用它来录表演。”
……后一句才是重点吧?
阴阳移动鼠标的手顿了下,然后点下了“加入购物车”。
“好了,之后我付钱时会一起付了的。”
“嗯,谢谢你啦,”女孩子看了眼时间,“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嗯,等等你看见大哥了吗?”
“没有,大概和七重跑出去约会了吧。我走了,再见。”
“……再见。”
女孩子离开后,阴阳打开“购物车”,里面除了女孩子要的录像机,还有大哥治梦游的药。
本来想问问大哥药还剩多少来着……不过既然七重之前拜托他双十一时买药,那就帮忙好了。
阴阳重新点开墨镜的界面,开始他的心理斗争。
不过好在时间还算充裕,A款剩余2167件,B款剩余1892件,够他继续纠结了。
然而当阴阳正准备仔细翻看商品评论时,他的手机忽然响了。
一条信息,来自“普通地摇”。

普通地摇:
诶,阴阳你是不是在网购?

算命先生:
是,等等你是怎么知道的?

普通地摇:
猜的,你从几天前就在说这件事了
麻烦你帮我个忙怎么样?
http://taobei121386./23op58dao.com
小权一直想买的限量版刀剑模型,之前没抢到,结果今天居然又可以抢购了,不过只有10件,拜托帮我抢一下呗?
抢到了请你吃饭

算命先生:
……你为什么不自己抢呢?

普通地摇:
我和小权在外面,网不够快啊qwq
【普通和权御在商场的合影.jpg】
而且我上次抢也没抢到
拜托啦
5顿饭

算命先生:
……我跟你说虐狗是不对的
虽然我热衷于算姻缘可是没有被塞狗粮的爱好
一周的饭

普通地摇:
……
成交

阴阳用电脑上打开那个网址,确实是相当精致的模型,页面上显眼地标注着“限时秒杀”,距离开始时间还有5分钟。
时间不多了。
阴阳又打开墨镜的页面看了一眼。
A款剩余1689件,B款剩余1328件。
然后阴阳重新点开模型的界面,专心地等待着5分钟过去。

幸运的是,凭借着多年抢购的经验,阴阳顺利地抢到了模型。
可喜可贺。
然后阴阳把抢购成功的页面拍下来发给普通,收获了感谢×n以及一周的饭。
但是有种莫名的心塞感在阴阳心里徘徊不去,他决定继续纠结墨镜来努力消除这种感受。
此时A款剩余1138件,B款剩余865件。

然而这时又有一条信息打断了他原本的计划,这条信息来自“诗人正在追的女孩”。

诗人正在追的女孩:
那个,阴阳前辈?打扰了,你是在网购吗?

算命先生:
……是的

诗人正在追的女孩:
那可以拜托前辈帮我买个东西吗?刚刚遇见女孩子听她说的……本来是想自己回来买的,结果现在堵车一时回不去,又担心快卖完了,所以……

算命先生:
没关系,你想买什么?

诗人正在追的女孩:
那就麻烦前辈了,是××店的诗集,谢谢前辈

算命先生:
不用谢,是诗集是吗?

诗人正在追的女孩:
是的,呃……最近突然想读诗增加文学素养

算命先生:
……哦

阴阳看着聊天记录找到了那家店,那本诗集确实卖得很快,剩余87件。
不过凭借阴阳的手速以及秒杀玄学,抢到一本完全没有问题。
看着四重发来的感谢,阴阳觉得,过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把四重的备注改成“诗人的女朋友”了。

刚刚的心塞感貌似更加严重了,阴阳决定清空他的购物车。
他放弃了纠结墨镜的打算,想那么多干什么,大不了一款买一个,双十一不就是买买买嘛?
然而当他点击结算时,系统突然发出提示:
“有宝贝已失效,请清除后结算。”
啥???
阴阳移动鼠标,屏幕上清晰地显示着:
“A款墨镜,已售完”
“B款墨镜,已售完”
……刚刚不是还剩很多的吗?
阴阳嘴角抽搐,清空失效的墨镜后点击了结算。
阴阳默默关掉了结算成功的页面,然后关掉了电脑。
这是突然有人推门进来,是千年食谱颂。
“阴阳你在这里啊,我和dota订了俏老头家的全家桶,你要不要来吃一点?”
“不了,谢谢前辈,”阴阳面无表情,“我吃饱了。”
他顿了顿,接着说,
“嘎嘣脆,狗粮味。”

——END——

【诗四】迟到一周的传说贺

•特别渣的段子
•歌曲性格OOC严重
•主诗四,有普权,大暴走×葬歌(?)出没注意,以及四五我站亲情向,也许我更偏向达五?
•大概有私设?

——————如果没问题那么继续グッ!(๑•̀ㅂ•́)و✧—————

“呼,终于登上传说塔了啊。”四重推开门,就看到诗人欠揍的笑脸。
“终于来啦,我可是在门口等你好几天了,小四。”
“不许叫我小四,我可是比你大了半年多好不好?”
“好了好了,你说不叫就不叫,”看四重有生气的趋势,诗人急忙补救,“我先带你认识一下大家好不好?”

“咳,这是我大哥,普通disco,旁边的是权御天下,两个过气老干部。”
“啊,前辈们好。”
“啊,小四重你好,另外诗人你怎么说话的啊,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和你兄夫?”普通一脸愤懑,“你说是不是啊,小权?”
一旁的权御默默转过头,“放心啦,我们不会过气的。”
然而一旁站着的弟弟九九八十一手里牵着表弟万神纪一脸无奈,“可是哥哥你和兄夫下周要是再不来风向标局上班你们就要被开除了诶。”
权御:“……”
“那么以后,风向标局的工作就交给你和表弟了,我就和普通一起出去玩好了。”思考了几秒权御一本正经地拍上了九九的肩。
九九:“……”大哥你不考虑一下我的心理阴影面积吗?每天都被你们俩闪闪闪……
“算了,四重我带你去见其他人好了。”

“呃,这是我们家的五兄弟……”
“嗨,新人你好,有没有看见我的药?”
“嗨,要不要来一起跳舞?”
“诶新人,我给你看看手相怎么样?”
“新人……”大暴走看了看靠在自己身上睡得正香的葬歌,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
“……算了,四重我还是带你再去看看别人好了。”

“这是牵丝戏姐姐,唱戏唱的很美。”
“姐姐好。”
“是四重啊,欢迎。”牵丝戏掩面而笑,“你没来的时候诗人可是一直在念着你啊。”
“欸?”
“好了姐姐你就不要再说了,其他前辈们呢?”
“啊,食谱颂去溜出去吃吃吃了,Dota还在打游戏,东京不太热嘛……大概是相思入魔。”说到这里牵丝戏小小地叹了口气,“你们可以去看看他。”

“幹物女你什么时候来啊?说不准你来了我们爹就诈尸了呢……”
“……四重我们还是走吧,还是不打扰前辈了。”

“我们家还有两个……”
“咿诗人你在这里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还是不要理他了,我们家另一个画风比较正常。”
“诶诗人你在这呀!有个消息,我们的弟弟 达拉崩吧班得贝迪卜多比鲁翁 就快来了哦。”
“诶?这样姐姐你的名字就不是最长的了。”
“诗人你走,不过听他说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叫五重的女孩子,大概是四重的妹妹?”
“嗯,是的。”妹妹,我一直在等你哦。

“啊,好累,就差不远了,我要坚持,姐姐还在等我!”
“喂,要不要让我带你一程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