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竹子的鼹鼠攸

致力于各种段子拟人什么的www
拟人cp观清奇
励志成为一个逗比段子手(๑•̀ㅂ•́)و✧
略语废(/ω\),好吧是很语废
大概萌上而且可能推一些冷cp无所畏惧
咕咕咕【学医使人头秃】

【操花】南方的雪与北方的你



•百合向

•虽然发得晚了很多不过大概是新年贺文吧x

•【我 想 念 北 方 的 暖 气


————(๑•̀ㅂ•́)و✧————


南方是不经常下雪的。

所以当花儿纳吉拨出电话时,兴奋得差点把手机甩出去。

“操戈操戈,你听我说,”电话被接通,等不及对面做出反应,花儿纳吉就雀跃地开口,“我们这里下雪了!”

“嗯?下的大吗?”听筒里传来一贯清冷的声音。

“下的挺大的,你怎么一点都不兴奋啊,好吧,毕竟你在北方,雪都见惯了。”花儿不开心地鼓了鼓脸颊。

“噗,没有,我很开心。”对面轻轻笑了笑。

“不过我们这里还真是很少下雪啊,而且还是把地都盖住的雪!”花儿蹲下身抓了一把雪在手里,感受着雪的触感。

“嗯,你在外面?”

“当然啦,难得下雪,一定要出来玩一玩啊。”

“雪天路滑,你小心点别摔倒。”

“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雪花落在花儿的手上,又渐渐化开。“你们那里也下雪了吗?”

“前几天下了,现在雪还没化。”电话另一边的操戈天下合上了手里的书,望向窗外,又没头没脑地蹦出来一句“天冷,你多穿点。”

“好好好,我知道啦,我在外面裹着羽绒服,在屋里开空调,肯定好好保暖!”

“南方没有暖气。”操戈天下眨了眨眼,突然生出了点捉弄对方的小愉悦。

“哼,有暖气护体了不起啦?”

“没有没有。”听到花儿那边有点不情不愿的声音,操戈急忙顺毛,“我只是担心你。”

“哼——”花儿纳吉将手放在脸上来缓解脸上过热的温度,“好了,不理你了,我要堆一个大雪人!”

“乖,把手套戴上。”

“……”

“听话,不然手会冻僵的,”电话里的人好像叹了口气,“而且我不在你身边,也没办法给你捂手。”

“……知道了。”挂断电话的花儿纳吉还是乖乖地戴上了手套。

雪相对比较粘,花儿纳吉堆完一个雪人也没有用多久,虽然没有那么好看,不过总体来说花儿还是挺满意的。她拍了张照片,想了想发了个动态。


爱养猫的花儿:

下雪啦!堆了个雪人!

【图片】


花儿往下翻了翻,正准备退出界面,突然发现自己收到了好几条评论。

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哇!居然下雪了!羡慕!

吟诗与夜晚更配哦:这个雪人。。。

达拉【——此处省略一百字】:风格真独特

“……”花儿纳吉有点气,她堆的雪人就那么丑吗?

爱养猫的花儿回复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是呀我超开心!!!

爱养猫的花儿回复吟诗与夜晚更配哦:怎么了?:)

爱养猫的花儿回复达拉【——此处省略一百字】:你走开(ノ=Д=)ノ┻━┻

这时突然又蹦出来一条评论,花儿气鼓鼓地点开。

评论出乎意料得短,内容只有两个字。

习武操戈:可爱。

花儿的手指放在评论上,就这么傻笑了出来。

一边想着语言简短却从不扔下标点,果然是那个人的风格,一边又想马上出现在那个人的面前,和她讲好多好多事,然后再拉着她一起堆雪人之后一起去吃热腾腾的火锅,一起度过年末的最后一天。

思念就是这么的蛮横不讲道理而又猝不及防。

好想见到她。

花儿想了一会儿,删删改改,最后回复框里只留下了一句。

爱养猫的花儿回复习武操戈:我也觉得挺可爱的,想让你亲眼看看///

过了一会儿没有回复,花儿把手机放回口袋里,抬头看了看天空,雪花纷纷扬扬地落在她的鼻尖上。她又拍了拍手套上的雪,感觉有点冷,然后独自一人去买自己的晚饭。

晚饭之后花儿窝在沙发里,听着打开的电视传来广告的声音,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


达拉【——此处省略一百字】:呜哇,我马上就要上台表演了啊啊啊啊啊啊


达拉【——此处省略一百字】:我好紧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你吃药了吗:真稀奇


吟诗与夜晚更配哦:你居然还会紧张?


达拉【——此处省略一百字】:这有什么稀奇的???


达拉【——此处省略一百字】:头一次上台紧张不是很正常的吗啊啊啊?


你普通还是你普通:冷静


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我们都在为你加油(ง •̀_•́)ง


美食至上:为你打call!


爱养猫的花儿:加油!我们都开着电视等着呢


达拉【——此处省略一百字】:花儿姐你这样说我更紧张了好吗?!!!


习武操戈:别紧张。


看着操戈在群里刚刚发了一句,花儿就收到了操戈的私信。


习武操戈:

在看电视?


爱养猫的花儿:

算是吧

你呢?


习武操戈:

我马上就能看电视了。


还没等花儿想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着熟悉的备注名,花儿纳吉摁下了通话键。

“操戈?”

“嗯,是我,”熟悉的声音里带着点委屈,“你能下楼一下吗?”

等到花儿急匆匆地套上衣服下楼,就看见长发的女孩站在雪地里,头发上落了一点雪花。

面前的人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冻的有点红的鼻子,不好意思地说:“我本来是想你一开门就看见我的,结果你家楼下的门我进不去,等了一会儿也没有人。”

“你怎么……”花儿怔怔地看着她,突然说不出话。

“今天的机票,”操戈揉了揉花儿的头发,然后帮她扣上了帽子,然后牵起了她的手,“来陪你看雪,堆雪人,吃火锅。”

“不过,先跨年吧。”


——End——




那些曲拟们的多少个秘密(1)

•摸鱼小段子,私设上天的日常,文笔渣
•CP有普权,大暴走×葬歌,牵丝戏×女孩子,梗颂,操花
•懒得数有多少个了,而且并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最后一段给门番脱落的普权以及其他的老曲「前辈」们,感谢他们曾经代表了VC的一个时代,祝愿VC越来越好!(๑•̀ㅂ•́)و✧

————没什么问题那么继续グッ!(๑•̀ㅂ•́)و✧——

•僵尸舞其实真的很擅长广场舞,并且受到了广场舞大妈们的一致赞扬,被众多大妈们授予了“广场舞之王”的称号,每个大妈都以能和他一起跳一段广场舞为荣。
阴阳先生曾经戏称他为“大妈杀手”,被僵尸舞用终极奥义•第十套广播体操灭口x
“论比舞还没有人能赢过我,什么?你说演话剧那次?那是我让着达拉崩吧好不好?”

•阴阳先生其实一闲的无聊就会去街上摆摊算命,因此他见证了无数次普权二人翘班一起出来玩。
当然他不可能透露具体他看到了多少次,因为可能被灭口。

•阴阳先生人如其名,擅长算命,甚至了解一些分金定穴之术,还对十六字风○秘术有些研究。
但其实他最擅长的,是算姻缘。
在单身狗们之间流传着一个传说,是经过无数脱团狗们的亲身检验后留给他们的。
据说,在周二下午6点,一位算命先生会出现在某个街口,摆半个小时的摊。这位算命先生可以帮你算出你的命中注定,接受他的建议你就可以成功脱团。可惜的是,算命先生每周只帮忙算两个人的姻缘,而且神出鬼没,难觅行踪。
不用怀疑,这就是阴阳。
还有一个传说,在某个婚恋网上有一个不定时登录的专家帐号,这个专家可以帮你算出你的另一半,牵手率高达99%。
不用怀疑,这也是阴阳。
阴阳很满意他的招牌,偶尔在街上看到他帮忙牵线成功的情侣,阴阳总会邪魅一笑【划掉】,推一推脸上的墨镜,深藏功与名。

•大家其实都猜测过小葬歌在夏天可以夏眠会很凉爽,并且因此很羡慕他。
对于羡慕的人大暴走做出了如下反驳:“小葬除了夏眠还有春眠秋眠冬眠你要不要来试试?”

•表面严肃的权御其实喜欢坑弟弟,对此九九表示深有体会。
九九还透露说老哥其实很想坑把兄夫,但是通常的情况都是兄夫作的一手好死,然后老哥气得拿着剑追着他打。

•普通对于其他人说他总是作死表示了否定的态度,他说那是调戏自家cp,那叫情趣。
其他人表示他们并不能从被揍得很惨的情况下看出什么情趣。

•女孩子很喜欢听牵丝戏唱戏,她总是想如果能听一辈子就好了。

•其实牵丝戏很乐意为她唱一辈子戏的。

•众所周知,dota沉迷游戏而且打得不错,但dota还有一点技术宅的属性就并不被很多人知道了。
而且其实dota还偷偷学过一点修理电路,防止打游戏时突然断电什么的。
但为什么他是在某天食谱颂抱怨停电好麻烦连饭都做不了之后才想到去学这个,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食谱颂作为长辈兼吃货,经常帮其他人带饭,还会督促别人吃饭。
她最经常帮忙带外卖的就是dota了,毕竟只有他会为了游戏废寝忘食。
但是她才不会说她生病那天,dota特意跑出去为她买粥买药时,她觉得这样的dota其实很帅。

•操戈天下看上去冷漠不好接近,但意外地很喜欢猫。
更让人意外的就是她还有吸猫属性。
其他人喂有的流浪猫喂了好多天,流浪猫都会和他们保持距离,警惕防备。
但操戈天下不,她是属于流浪猫愿意主动往上扑的那种。
于是当操戈天下来到传说大院里之后,大家总能听见猫叫声。
不过大家都或羡慕或不在意地表示,反正猫咪们只粘操戈天下一个人,而且有操戈和花儿两个人照顾猫咪,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受到流浪猫的影响。

•某日普通和花儿兄妹两人聊天时曾经聊到过各自的恋人,普通透露说在操戈和花儿在一起之前,他就认识操戈天下了,不过那时是作为操戈的远房表哥的恋人的身份认识她的。
普通还表示操戈只是外表比较冷漠而已,论傲娇的话,是决定比不上权御的。
然后在花儿的怂恿下,他决定讲一讲他当初最后是怎么追到权御的。
再然后,他就被权御扔过来的武器砸中了。
最后的最后,我们至今也不知道,普通当初是怎么追到权御的。

•虽然权御和普通看上去有时候不务正业什么的,但是作为“兄长”和“前辈”时,他们还是很认真负责的。
比如说权御会在九九小时候晚上去给他盖被子,普通有时也会给弟弟妹妹们做饭。
毕竟让没吃药做饭还是有一定危险性的,万一要是把药放进饭里就很悲伤了。
有时候他们闲下来时也会感叹一下后辈们都长大了,时间过得特别快,转眼就好多年什么的。
当然,作为前辈,他们真诚地,虔诚地期望着后辈们会越来越强大。

【操花】第三次相遇

•不知道操戈天下有没有曲拟授权,侵权即删
•校园设定,(伪)不良少女操戈天下×艺术生花儿纳吉,百合向
•微量女孩子×牵丝戏(我一直在想这个cp简称叫啥,戏恋戏?),普通打酱油,普通花儿兄妹设定
•幼儿园文笔,热爱流水账
•曲子属于P主,曲拟OOC什么的属于我
•本来想当传说贺文的,但是拖了好久,大概月更低产qwq
•本来想叫3+3=5这种奇葩题目但是最终放弃了x,反正我不会起题目

————没问题那么继续グッ!(๑•̀ㅂ•́)و✧——

01
花儿纳吉第一次遇见操戈天下时是在学校走廊里。彼时她正陪着女孩子去戏曲社找她说的那位学姐,一群人就这么浩浩荡荡地从她们的身边走过去,她不由得向他们投去好奇的目光。
那一群人中大部分都没有穿校服,有些还染着头发。
标准的不良少年少女的形象。
“花儿我跟你说,那个学姐特别厉害,人美才艺好,唱戏特别棒……”
花儿注意到为首的女孩居然规规矩矩穿着校服,而且一直面无表情自顾自地往前走。
好像她身后那帮小弟和她无关似的。
不过花儿莫名其妙地觉得,刚刚那个女孩走过她身边的时候好像瞥了她一眼。
大概是错觉吧……
“花儿!花儿纳吉!姐!你刚刚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啊?你刚刚说什么了?”
被忽略•不开心•戏吹•女孩子无奈地摇头,“算了,果然什么也没听见,你刚刚走神在想什么?”
“刚刚那群人是?还有他们的老大是谁啊?好像很有趣的样子。”花儿压低了声音询问女孩子。
“就是不良少年少女们啊,他们老大叫操戈天下,好像就在我们隔壁班。不过你说她有趣这种话可千万不要和别人说,那个操戈天下是最近一架成名,据说武力相当强悍,而且脾气好像也不是很好的样子,所以我建议你还是离这些人远一点好。”
“诶你看戏曲社就在前面了,我接着跟你说哦……”
操戈天下……真有那么夸张吗?感觉不像是那种人……

02
花儿纳吉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见操戈天下。
哦,不对,准确来说不是遇见,是她单方面看见。
虽然这里只有她们两个人和几只猫。
花儿现在正抱着猫粮躲在一棵树后面,小心地观察操戈天下喂猫。
在熟悉的时间来熟悉的地方喂猫,结果发现有人抢先,而且最高贵冷艳的那只猫主子居然还乖巧地坐在她的怀里……
好气哦!明明我喂了那么多天都不让抱来着!
花儿纳吉有些愤恨地想着,又探出头观察。
操戈天下正在给猫主子顺毛,虽然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却让人莫名有一种温柔的感觉。
这样温柔地喂流浪猫的人,应该不会是像传言那样脾气糟糕的人吧?
而且这样一想好像有种神奇的反差萌感啊……

这天的晚课,花儿纳吉是踩着铃声进教室的,当然没有人知道原因。
毕竟一整个课间休息都在偷看那人喂猫这种事,怎么可以告诉其他人呢?

03
花儿纳吉再一次为自己今天拒绝了哥哥“接你回家”的请求感到后悔。
虽然之前也会训练而离校比较晚,但今天似乎运气格外糟糕。
她被一群不知道是本校还是外校的混混们堵在巷子里了。
看着越来越暗的天色,花儿纳吉不介意暂时交出钱包以求脱身,但是对方并不准备这样放她离开。
混混们人很多,巷子内外都没什么人,叫救命大概也没人能帮忙。
花儿纳吉攥紧了手里那一小瓶防狼喷雾,只能寄希望于这个尝试一下了。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清冷的女声从巷子外传来。
几个混混转头去看,花儿纳吉趁机喊了一声救命,然后拿出防狼喷雾。
可惜还没来得及摁下就被抓住了手腕,被迫松开了瓶子。
“哦,你们好像不是x校的吧?那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女生就不觉得害羞吗?”
随着那人走近,花儿纳吉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脸。
意外的并不陌生。
是操戈天下。
那群混混们大概也是听说过操戈天下,嚷嚷着要让她见识见识他们的厉害。
不过他们很快就后悔了。
花儿纳吉没法用语言描述出操戈天下是怎么干净利落地解决掉那么多人,但是她可以绝对肯定关于操戈武力强悍的传言毫不夸张。
花儿看着操戈天下打得那帮人全部逃跑以后,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向她走来。
好像帅气的女武神一般,在略显昏暗的天色下格外耀眼。
她好像犹豫了一下,然后对着为了防止被误伤而坐在地上的花儿纳吉伸出了手。
“我叫操戈天下,你……还好吧?”

04
操戈天下第一次遇见花儿纳吉是在学校的新年联欢会上。彼时她还没有一架成名,也没有什么小弟,看上去就是个不太起眼的普通学生。
她帮着自己班要上台表演的同学搬道具,就这么从花儿纳吉身边走过去。
当时她也没有太注意身边的人,她真正注意到她是因为联欢会的节目。
“下面有请花儿纳吉同学为我们带来一首……”
很温柔又有些轻快的旋律回响在耳边,让人有种置身于阳光中的温暖。
操戈看着台上微笑着唱歌的女孩,意识到自己刚刚在后台好像见过她。
花儿纳吉吗?好像就是隔壁班的呢……

05
操戈天下第二次遇见花儿纳吉是在一个雨天。在联欢会之后她通过询问同学了解到花儿纳吉是隔壁班的艺术生,经常在其他人放学后留校训练,通常都晚一些回家。
不过本来操戈今天只是想躲开那些“小弟”,倒是没想到会这么巧遇见花儿纳吉。
花儿纳吉似乎没有带伞,却一点也不急,只是悠闲地看着雨水,轻声哼着一首歌。
操戈天下注视了一会儿,发现对方并没有发现自己。
她看着手里的伞,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搭话,邀请对方和自己同撑一把伞回家。
就在她拿不定主意时,她看见花儿纳吉突然冲进雨中,跑向一个人。
“普通哥!”
那个人把伞遮在女孩头顶,好像说了句什么,大概是“又忘记带伞”一类责备却是关心的话,然后两个人笑着一起离开。
原来有亲人来接的啊……
操戈天下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发呆了片刻,然后撑开伞,一个人走进了雨中。

06
操戈天下十分庆幸自己今天离校比较晚,也十分庆幸自己在经过巷子口时下意识看了一眼。
她看见一群人围着一个学生,而且看校服貌似还是她们学校的。
她决定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在干什么?”
她往巷子里走了几步,发现被围的学生她居然认识。
是花儿纳吉。
大概是听到有人来了,花儿纳吉喊了句救命,并试图反抗,结果被制止了。
“哦,你们好像不是x校的吧?那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女生就不觉得害羞吗?”
而且从这架势来看,这帮人不仅是要劫财,还要劫色。
操戈天下觉得很气愤。
而且她发现那帮人好像还认识自己,说要教训她什么的。
她觉得从那种人的嘴里说出她的名字是种侮辱。
于是她很快用行动让那帮人感到了后悔。
毕竟那么多年的武术可不是白练的。
那帮人很快就跑得一个也不剩了,操戈天下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决定下次见一次这帮人打一次。
然后她走向花儿纳吉,想到了那个雨天,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下定决心对坐在地上的她伸出了手。
“我叫操戈天下,你……还好吗?”

07
花儿纳吉握住了操戈天下那只伸向她的手。
“我没事,我叫花儿纳吉。”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