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竹子的鼹鼠攸

致力于各种段子拟人什么的www
拟人cp观清奇
励志成为一个逗比段子手(๑•̀ㅂ•́)و✧
略语废(/ω\),好吧是很语废
大概萌上而且可能推一些冷cp无所畏惧
咕咕咕【学医使人头秃】

【操花】南方的雪与北方的你



•百合向

•虽然发得晚了很多不过大概是新年贺文吧x

•【我 想 念 北 方 的 暖 气


————(๑•̀ㅂ•́)و✧————


南方是不经常下雪的。

所以当花儿纳吉拨出电话时,兴奋得差点把手机甩出去。

“操戈操戈,你听我说,”电话被接通,等不及对面做出反应,花儿纳吉就雀跃地开口,“我们这里下雪了!”

“嗯?下的大吗?”听筒里传来一贯清冷的声音。

“下的挺大的,你怎么一点都不兴奋啊,好吧,毕竟你在北方,雪都见惯了。”花儿不开心地鼓了鼓脸颊。

“噗,没有,我很开心。”对面轻轻笑了笑。

“不过我们这里还真是很少下雪啊,而且还是把地都盖住的雪!”花儿蹲下身抓了一把雪在手里,感受着雪的触感。

“嗯,你在外面?”

“当然啦,难得下雪,一定要出来玩一玩啊。”

“雪天路滑,你小心点别摔倒。”

“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雪花落在花儿的手上,又渐渐化开。“你们那里也下雪了吗?”

“前几天下了,现在雪还没化。”电话另一边的操戈天下合上了手里的书,望向窗外,又没头没脑地蹦出来一句“天冷,你多穿点。”

“好好好,我知道啦,我在外面裹着羽绒服,在屋里开空调,肯定好好保暖!”

“南方没有暖气。”操戈天下眨了眨眼,突然生出了点捉弄对方的小愉悦。

“哼,有暖气护体了不起啦?”

“没有没有。”听到花儿那边有点不情不愿的声音,操戈急忙顺毛,“我只是担心你。”

“哼——”花儿纳吉将手放在脸上来缓解脸上过热的温度,“好了,不理你了,我要堆一个大雪人!”

“乖,把手套戴上。”

“……”

“听话,不然手会冻僵的,”电话里的人好像叹了口气,“而且我不在你身边,也没办法给你捂手。”

“……知道了。”挂断电话的花儿纳吉还是乖乖地戴上了手套。

雪相对比较粘,花儿纳吉堆完一个雪人也没有用多久,虽然没有那么好看,不过总体来说花儿还是挺满意的。她拍了张照片,想了想发了个动态。


爱养猫的花儿:

下雪啦!堆了个雪人!

【图片】


花儿往下翻了翻,正准备退出界面,突然发现自己收到了好几条评论。

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哇!居然下雪了!羡慕!

吟诗与夜晚更配哦:这个雪人。。。

达拉【——此处省略一百字】:风格真独特

“……”花儿纳吉有点气,她堆的雪人就那么丑吗?

爱养猫的花儿回复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是呀我超开心!!!

爱养猫的花儿回复吟诗与夜晚更配哦:怎么了?:)

爱养猫的花儿回复达拉【——此处省略一百字】:你走开(ノ=Д=)ノ┻━┻

这时突然又蹦出来一条评论,花儿气鼓鼓地点开。

评论出乎意料得短,内容只有两个字。

习武操戈:可爱。

花儿的手指放在评论上,就这么傻笑了出来。

一边想着语言简短却从不扔下标点,果然是那个人的风格,一边又想马上出现在那个人的面前,和她讲好多好多事,然后再拉着她一起堆雪人之后一起去吃热腾腾的火锅,一起度过年末的最后一天。

思念就是这么的蛮横不讲道理而又猝不及防。

好想见到她。

花儿想了一会儿,删删改改,最后回复框里只留下了一句。

爱养猫的花儿回复习武操戈:我也觉得挺可爱的,想让你亲眼看看///

过了一会儿没有回复,花儿把手机放回口袋里,抬头看了看天空,雪花纷纷扬扬地落在她的鼻尖上。她又拍了拍手套上的雪,感觉有点冷,然后独自一人去买自己的晚饭。

晚饭之后花儿窝在沙发里,听着打开的电视传来广告的声音,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


达拉【——此处省略一百字】:呜哇,我马上就要上台表演了啊啊啊啊啊啊


达拉【——此处省略一百字】:我好紧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你吃药了吗:真稀奇


吟诗与夜晚更配哦:你居然还会紧张?


达拉【——此处省略一百字】:这有什么稀奇的???


达拉【——此处省略一百字】:头一次上台紧张不是很正常的吗啊啊啊?


你普通还是你普通:冷静


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我们都在为你加油(ง •̀_•́)ง


美食至上:为你打call!


爱养猫的花儿:加油!我们都开着电视等着呢


达拉【——此处省略一百字】:花儿姐你这样说我更紧张了好吗?!!!


习武操戈:别紧张。


看着操戈在群里刚刚发了一句,花儿就收到了操戈的私信。


习武操戈:

在看电视?


爱养猫的花儿:

算是吧

你呢?


习武操戈:

我马上就能看电视了。


还没等花儿想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着熟悉的备注名,花儿纳吉摁下了通话键。

“操戈?”

“嗯,是我,”熟悉的声音里带着点委屈,“你能下楼一下吗?”

等到花儿急匆匆地套上衣服下楼,就看见长发的女孩站在雪地里,头发上落了一点雪花。

面前的人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冻的有点红的鼻子,不好意思地说:“我本来是想你一开门就看见我的,结果你家楼下的门我进不去,等了一会儿也没有人。”

“你怎么……”花儿怔怔地看着她,突然说不出话。

“今天的机票,”操戈揉了揉花儿的头发,然后帮她扣上了帽子,然后牵起了她的手,“来陪你看雪,堆雪人,吃火锅。”

“不过,先跨年吧。”


——End——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