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竹子的鼹鼠攸

致力于各种段子拟人什么的www
拟人cp观清奇
励志成为一个逗比段子手(๑•̀ㅂ•́)و✧
略语废(/ω\)
大概萌上而且可能推一些冷cp无所畏惧
目前高三大概淡圈长弧中

【双八】欢迎致电天堂热线

•CP假八重回归×真八重回归,姐妹设定,百合向
•一句话梗颂,达九,七天
•文笔渣,私设有
•cp可能冷到南极吧。。。
•说出来可能不信,这其实是我七夕时(……)想的梗,所以真的是糖
•我大概是拖延症末期了吧……没救了……

————没有什么问题那么继续グッ!(๑•̀ㅂ•́)و✧——

一点小私设:
同一个P主的曲子在投递前在一起生活
现世:投稿的曲子们生活的地方
天堂:被删掉或者换掉的曲子删/换后生活的地方

“嘟——嘟——”八重回归听着电话接通前的声音,攥紧了手机。
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那个算命先生的话,这串号码就是所谓的“天堂热线”。或者说即使这串号码真的可以联通天堂,姐姐也不一定愿意再和她说话。
就在八重几乎要摁下挂断时,电话接通了。
“欢迎致电天堂热线,请问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
可能是跨越一个世界的缘故,电话那边的声音异常模糊,只能听出是一个温柔的女声。
“你好,请问……如果我想找一个人,让她接电话,这样可以做到吗?”
八重犹豫地开口。
“当然是可以的,只要你能提供那个人的详细信息。”
对方似乎轻轻笑了一下。
八重突然说不出话,明明和姐姐通话的机会就在眼前,可她却突然没有了和姐姐说话的勇气。
万一姐姐不想再和她说话怎么办?万一姐姐恨她怎么办?毕竟如果不是她的存在,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本应该是姐姐。
如果不是她,姐姐本可以和其他兄弟姐妹一起生活,本可以结识更多朋友。
“喂?请问还在吗?”
“在的,抱歉——”
八重组织着语言,自己沉默了这么久一定耽误了人家的工作。
“抱歉——我不想找她了,占用了你这么久的时间真是对不起。”
八重说完后就安静地等着对方说话,想象着对方或许已经很不耐烦了吧……
“没关系的,你并没有耽误我的工作。本来打这个电话的人也不多,有时一天都没人打来。”
“对于一个接线员,你能打来电话真是一件很好的事,要不然这个工作真的是太闷了。”
对方的回答出乎了八重的意料,鬼使神差地,八重小声问:
“那我能和你……聊一会天吗?”
“当然没问题,不如你讲讲你们那个世界的事吧,离开那里好久了,我也很好奇那里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事发生哦。”
“嗯,好,”八重才意识到对方可能也是被换下的曲子,而自己却偏偏要和她聊现世的事情,“很冒昧要你陪我聊天,我很抱歉。”
话一出口八重就有点后悔,自己好像又在不自觉道歉了,这样应该很毁气氛吧……
“没关系啊,不用总是道歉的,这些又不是你的错。”
「不用总是道歉的。」
八重忽然想起小时候,那时候的自己总是跟在姐姐后面,总是担心自己会不会做错事,总是在不断说着“抱歉”、“对不起”这类话语。
那时候的姐姐是怎么说的呢?
“不用总是道歉的,有些事情你并没有做错,多给自己点自信嘛。”
有点想哭,八重吸了吸鼻子,没什么啊,鼓起勇气多点自信嘛。
“你还好吗?可以开始讲了哦,我一直在听的。”
“没事,那我开始讲了。”
八重讲了很多很多,她说起自己的四姐和五姐去了那个神秘的传说大院,听她们说那里的前辈后辈都很可爱。据说那个院子里辈分最老的两个人互相暗恋,甚至相处模式堪比情侣却打死都不肯向对方表白。那个院子里还有一个很厉害画风却异常清奇的晚辈,他和自家小妹妹互相暗恋,大家去撮合结果反被塞了一口狗粮。还有什么自家二姐参加了武术比赛,不负众望地带着唐刀拿下了冠军等等。
对方大部分时间都在安静地听着,有时候也会因为她讲的什么好玩的事笑得停不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有趣啊。”
八重有点说累了,却有点舍不得停下来,“那天堂是什么样子的呢?可不可以……和我说一下天堂的生活呢?”
自己这样说好像有点孩子气啊,感觉有点像自己小时候拉着姐姐的袖子,央求她给自己讲睡前故事一样。
“好啊,其实天堂和现世的区别也没有很大……”
对方说天堂和现世其实差不多,而且天堂的人们和现世也保持着一些联系,比如由传说大院里部分人组织的“现世电台”,偶尔播报一些现世的新闻(可能也有一些不太正经的)。还有和“天堂热线”对应的“现世热线”,可以帮助他们和现世的亲人主动联系。
“其实天堂和现世,并没有你想的距离那么远。”
“真的,好神奇……”
八重感觉自己的世界观被刷新了,姐姐在天堂过得应该也不错吧……
“好啦好啦,我们聊了差不多也有两个小时了,现在应该不算早了,该去睡觉了吧?”
八重这才意识到几乎已经接近11点了,时间过得这么快……
“我好像耽误了你很长时间,对不……”
“打住打住,不用道歉,没有耽误我啦,而且难得有人陪我聊这么久,今天真的很开心。”
“那我以后还可以打电话找你聊天吗?”
“当然啦,随时欢迎,我其实还是挺希望有人陪我聊天的。”
“好,那么我去睡了,再见。”
“再见,快点去睡吧。”
八重在挂断电话前听见了模糊的一句话,她觉得可能是自己听错了。
“晚安好梦,小笨蛋。”

此后八重基本上每天都会拨打那个“天堂热线”,和那个接线员说一说发生的一些小事。比如说她去奶茶店发现自家七哥和他的男朋友在偷偷约会,然后就看见曾经给她这串电话号码的人——后来她才知道是七重的男朋友的弟弟,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发出去,还念叨着说果然是我赢了,我就说他们今天的约会地点一定是奶茶店,诸如此类。
这时对方总会笑起来,有时还会笑到打嗝,然后和她说真是太好玩了,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有时对方也会说一些天堂发生的有趣的事,然后说着说着自己就笑了起来,最后笑到讲不下去。
八重觉得,一直这样下去应该也不错。

后来某一天,八重打电话时,犹豫地和对方讲了个故事。
她说她有一个朋友小A,小A有一个双胞胎姐姐,本来她们同时出生,一起长大,可是因为小A的缘故,她的姐姐只在现世待了一周就去了天堂。她说小A希望能和姐姐道歉,可是又担心姐姐不会原谅她。所以小A来找她要些建议,可是她也不知道能给她什么建议。
“你说,小A的姐姐会原谅她吗?”
对面沉默了一会,直到八重几乎以为对方不会回答,“小A的姐姐那么爱她,也许她姐姐从来没有怪过她呢。”
真的吗?
突然好开心。
八重不记得那天聊了什么话题,也不记得怎样结束通话的,只记得那天睡觉时,自己好像轻松了许多。

八重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挂掉电话,这已经是她第三次摁下挂断键了。她把手机放下,才发现拿着手机的手出了不少汗,扯了一张纸巾漫不经心地擦着,一直蹭到手心微微泛红才扔掉那张可怜的纸巾。
其实还是在讨厌我的吧……本来以为中秋节可以和姐姐一起过的……
现在想想自己昨天撒的那个谎大概也是很笨的,那么拙劣的谎言,谁还会去相信呢。
果然是我不好,姐姐可能永远都不会原谅我了吧。
八重走出自己的房间,看见四姐在切月饼,其他人貌似在厨房里忙着什么。
因为中秋的缘故,四姐和五姐都难得地回来了啊。
八重轻轻地走到门口,想悄悄溜出去。
“小八,你要去哪?”
“没事,我只是……出去转转,一会就会回来的。”
四重看着她的样子,欲言又止,好像想伸手摸摸她的头,却碍于手里不方便最终什么也没做。
“那,早点回来啊,大家都会等你的。”
“好。”
走出家门,八重也不知道自己想去哪里,于是毫无目的地四处乱逛。
街上的人不算很多,店铺倒是都开着,有几家饭馆里传来人们说笑的声音。
八重停下来望着月亮,其实十五的月亮并没有那么圆,总是有着一部分残缺。
八重吸了吸鼻子,她想哭时总会这样做。
突然八重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怀抱,她有些害怕却觉得这个怀抱有着莫名熟悉的温暖。
“笨蛋妹妹,终于找到你了。”
“我出差′来现世了,我说过的,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

————
•出差是私设,大概是天堂的工作人员可以申请最多一周时间去现世生活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