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竹子的鼹鼠攸

致力于各种段子拟人什么的www
拟人cp观清奇
励志成为一个逗比段子手(๑•̀ㅂ•́)و✧
略语废(/ω\)
大概萌上而且可能推一些冷cp无所畏惧
目前高三大概淡圈长弧中

【操花】第三次相遇

•不知道操戈天下有没有曲拟授权,侵权即删
•校园设定,(伪)不良少女操戈天下×艺术生花儿纳吉,百合向
•微量女孩子×牵丝戏(我一直在想这个cp简称叫啥,戏恋戏?),普通打酱油,普通花儿兄妹设定
•幼儿园文笔,热爱流水账
•曲子属于P主,曲拟OOC什么的属于我
•本来想当传说贺文的,但是拖了好久,大概月更低产qwq
•本来想叫3+3=5这种奇葩题目但是最终放弃了x,反正我不会起题目

————没问题那么继续グッ!(๑•̀ㅂ•́)و✧——

01
花儿纳吉第一次遇见操戈天下时是在学校走廊里。彼时她正陪着女孩子去戏曲社找她说的那位学姐,一群人就这么浩浩荡荡地从她们的身边走过去,她不由得向他们投去好奇的目光。
那一群人中大部分都没有穿校服,有些还染着头发。
标准的不良少年少女的形象。
“花儿我跟你说,那个学姐特别厉害,人美才艺好,唱戏特别棒……”
花儿注意到为首的女孩居然规规矩矩穿着校服,而且一直面无表情自顾自地往前走。
好像她身后那帮小弟和她无关似的。
不过花儿莫名其妙地觉得,刚刚那个女孩走过她身边的时候好像瞥了她一眼。
大概是错觉吧……
“花儿!花儿纳吉!姐!你刚刚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啊?你刚刚说什么了?”
被忽略•不开心•戏吹•女孩子无奈地摇头,“算了,果然什么也没听见,你刚刚走神在想什么?”
“刚刚那群人是?还有他们的老大是谁啊?好像很有趣的样子。”花儿压低了声音询问女孩子。
“就是不良少年少女们啊,他们老大叫操戈天下,好像就在我们隔壁班。不过你说她有趣这种话可千万不要和别人说,那个操戈天下是最近一架成名,据说武力相当强悍,而且脾气好像也不是很好的样子,所以我建议你还是离这些人远一点好。”
“诶你看戏曲社就在前面了,我接着跟你说哦……”
操戈天下……真有那么夸张吗?感觉不像是那种人……

02
花儿纳吉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见操戈天下。
哦,不对,准确来说不是遇见,是她单方面看见。
虽然这里只有她们两个人和几只猫。
花儿现在正抱着猫粮躲在一棵树后面,小心地观察操戈天下喂猫。
在熟悉的时间来熟悉的地方喂猫,结果发现有人抢先,而且最高贵冷艳的那只猫主子居然还乖巧地坐在她的怀里……
好气哦!明明我喂了那么多天都不让抱来着!
花儿纳吉有些愤恨地想着,又探出头观察。
操戈天下正在给猫主子顺毛,虽然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却让人莫名有一种温柔的感觉。
这样温柔地喂流浪猫的人,应该不会是像传言那样脾气糟糕的人吧?
而且这样一想好像有种神奇的反差萌感啊……

这天的晚课,花儿纳吉是踩着铃声进教室的,当然没有人知道原因。
毕竟一整个课间休息都在偷看那人喂猫这种事,怎么可以告诉其他人呢?

03
花儿纳吉再一次为自己今天拒绝了哥哥“接你回家”的请求感到后悔。
虽然之前也会训练而离校比较晚,但今天似乎运气格外糟糕。
她被一群不知道是本校还是外校的混混们堵在巷子里了。
看着越来越暗的天色,花儿纳吉不介意暂时交出钱包以求脱身,但是对方并不准备这样放她离开。
混混们人很多,巷子内外都没什么人,叫救命大概也没人能帮忙。
花儿纳吉攥紧了手里那一小瓶防狼喷雾,只能寄希望于这个尝试一下了。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清冷的女声从巷子外传来。
几个混混转头去看,花儿纳吉趁机喊了一声救命,然后拿出防狼喷雾。
可惜还没来得及摁下就被抓住了手腕,被迫松开了瓶子。
“哦,你们好像不是x校的吧?那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女生就不觉得害羞吗?”
随着那人走近,花儿纳吉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脸。
意外的并不陌生。
是操戈天下。
那群混混们大概也是听说过操戈天下,嚷嚷着要让她见识见识他们的厉害。
不过他们很快就后悔了。
花儿纳吉没法用语言描述出操戈天下是怎么干净利落地解决掉那么多人,但是她可以绝对肯定关于操戈武力强悍的传言毫不夸张。
花儿看着操戈天下打得那帮人全部逃跑以后,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向她走来。
好像帅气的女武神一般,在略显昏暗的天色下格外耀眼。
她好像犹豫了一下,然后对着为了防止被误伤而坐在地上的花儿纳吉伸出了手。
“我叫操戈天下,你……还好吧?”

04
操戈天下第一次遇见花儿纳吉是在学校的新年联欢会上。彼时她还没有一架成名,也没有什么小弟,看上去就是个不太起眼的普通学生。
她帮着自己班要上台表演的同学搬道具,就这么从花儿纳吉身边走过去。
当时她也没有太注意身边的人,她真正注意到她是因为联欢会的节目。
“下面有请花儿纳吉同学为我们带来一首……”
很温柔又有些轻快的旋律回响在耳边,让人有种置身于阳光中的温暖。
操戈看着台上微笑着唱歌的女孩,意识到自己刚刚在后台好像见过她。
花儿纳吉吗?好像就是隔壁班的呢……

05
操戈天下第二次遇见花儿纳吉是在一个雨天。在联欢会之后她通过询问同学了解到花儿纳吉是隔壁班的艺术生,经常在其他人放学后留校训练,通常都晚一些回家。
不过本来操戈今天只是想躲开那些“小弟”,倒是没想到会这么巧遇见花儿纳吉。
花儿纳吉似乎没有带伞,却一点也不急,只是悠闲地看着雨水,轻声哼着一首歌。
操戈天下注视了一会儿,发现对方并没有发现自己。
她看着手里的伞,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搭话,邀请对方和自己同撑一把伞回家。
就在她拿不定主意时,她看见花儿纳吉突然冲进雨中,跑向一个人。
“普通哥!”
那个人把伞遮在女孩头顶,好像说了句什么,大概是“又忘记带伞”一类责备却是关心的话,然后两个人笑着一起离开。
原来有亲人来接的啊……
操戈天下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发呆了片刻,然后撑开伞,一个人走进了雨中。

06
操戈天下十分庆幸自己今天离校比较晚,也十分庆幸自己在经过巷子口时下意识看了一眼。
她看见一群人围着一个学生,而且看校服貌似还是她们学校的。
她决定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在干什么?”
她往巷子里走了几步,发现被围的学生她居然认识。
是花儿纳吉。
大概是听到有人来了,花儿纳吉喊了句救命,并试图反抗,结果被制止了。
“哦,你们好像不是x校的吧?那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女生就不觉得害羞吗?”
而且从这架势来看,这帮人不仅是要劫财,还要劫色。
操戈天下觉得很气愤。
而且她发现那帮人好像还认识自己,说要教训她什么的。
她觉得从那种人的嘴里说出她的名字是种侮辱。
于是她很快用行动让那帮人感到了后悔。
毕竟那么多年的武术可不是白练的。
那帮人很快就跑得一个也不剩了,操戈天下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决定下次见一次这帮人打一次。
然后她走向花儿纳吉,想到了那个雨天,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下定决心对坐在地上的她伸出了手。
“我叫操戈天下,你……还好吗?”

07
花儿纳吉握住了操戈天下那只伸向她的手。
“我没事,我叫花儿纳吉。”

——END——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