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竹子的鼹鼠攸

【Bl】短篇段子(刀子,慎)

•Bl向
•原创渣段子(刀子)
•两段连着或者分开看都可以
•别问我为什么执着于车祸

“他爱他,可惜他死了。”

作家在电脑上打下这行字,揉了揉因为长时间盯着电脑而酸痛的眼睛。
“饭好了,出来吃饭吧。”
男人从厨房里走出来,凑到恋人的身边。他看到了电脑上的那行字,不禁笑了出来。
收到了恋人不满的目光后,男人俯下身,在恋人耳边轻声说:“我爱你,而且我活着。”

作家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一张照片。
那是他和他因车祸去世的恋人的合影,照片上的两人笑得十分幸福。
作家轻轻亲吻了照片上恋人的脸颊,只听见他轻声的呢喃:“我爱你,即使你死了。”

——————

他手里的是一个记事本,属于他因车祸去世的恋人。
他轻轻翻开,第一页记着一些零零碎碎的工作任务,字迹有些潦草。
第二页也是如此,只不过他还发现了他加重写的话,【他的胃病犯了,记得买胃药,还有熬粥】
第三页除了记了工作任务还有一些要买的菜。
然后一连好几页都是密密麻麻的工作任务。
原来他真的很忙。
他向后翻了翻,发现他在他们纪念日的前一天用大号字体写了【明天是我们的纪念日!勿忘!】
然后纪念日那天没有工作任务,也没有别的,什么也没记。
哦,他记得的,那天他们闹了矛盾。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大的事,他抱怨他总忙着工作,对方委屈地辩解,然后就不知道怎么就吵起来了。
明明纪念日应该好好过的。
他又向后翻了几页,【他还在生气】,看上去写字的人有些烦躁。
他也有些烦躁起来,又向后翻看到了这样一句话,【出差,或许我们两个可以趁此冷静一下】
他突然有些紧张,他颤抖地翻开下一页,那是他写字的最后一页。
上面详细地记录了出差的行程,然后还有一句话,【他爱吃那里的糕点,记得买】
他合上了记事本,放在一边,然后用双手盖住了脸。

————End

【诗四】迟到一周的传说贺

•特别渣的段子
•歌曲性格OOC严重
•主诗四,有普权,大暴走×葬歌(?)出没注意,以及四五我站亲情向,也许我更偏向达五?
•大概有私设?

——————如果没问题那么继续グッ!(๑•̀ㅂ•́)و✧—————

“呼,终于登上传说塔了啊。”四重推开门,就看到诗人欠揍的笑脸。
“终于来啦,我可是在门口等你好几天了,小四。”
“不许叫我小四,我可是比你大了半年多好不好?”
“好了好了,你说不叫就不叫,”看四重有生气的趋势,诗人急忙补救,“我先带你认识一下大家好不好?”

“咳,这是我大哥,普通disco,旁边的是权御天下,两个过气老干部。”
“啊,前辈们好。”
“啊,小四重你好,另外诗人你怎么说话的啊,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和你兄夫?”普通一脸愤懑,“你说是不是啊,小权?”
一旁的权御默默转过头,“放心啦,我们不会过气的。”
然而一旁站着的弟弟九九八十一手里牵着表弟万神纪一脸无奈,“可是哥哥你和兄夫下周要是再不来风向标局上班你们就要被开除了诶。”
权御:“……”
“那么以后,风向标局的工作就交给你和表弟了,我就和普通一起出去玩好了。”思考了几秒权御一本正经地拍上了九九的肩。
九九:“……”大哥你不考虑一下我的心理阴影面积吗?每天都被你们俩闪闪闪……
“算了,四重我带你去见其他人好了。”

“呃,这是我们家的五兄弟……”
“嗨,新人你好,有没有看见我的药?”
“嗨,要不要来一起跳舞?”
“诶新人,我给你看看手相怎么样?”
“新人……”大暴走看了看靠在自己身上睡得正香的葬歌,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
“……算了,四重我还是带你再去看看别人好了。”

“这是牵丝戏姐姐,唱戏唱的很美。”
“姐姐好。”
“是四重啊,欢迎。”牵丝戏掩面而笑,“你没来的时候诗人可是一直在念着你啊。”
“欸?”
“好了姐姐你就不要再说了,其他前辈们呢?”
“啊,食谱颂去溜出去吃吃吃了,Dota还在打游戏,东京不太热嘛……大概是相思入魔。”说到这里牵丝戏小小地叹了口气,“你们可以去看看他。”

“幹物女你什么时候来啊?说不准你来了我们爹就诈尸了呢……”
“……四重我们还是走吧,还是不打扰前辈了。”

“我们家还有两个……”
“咿诗人你在这里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还是不要理他了,我们家另一个画风比较正常。”
“诶诗人你在这呀!有个消息,我们的弟弟 达拉崩吧班得贝迪卜多比鲁翁 就快来了哦。”
“诶?这样姐姐你的名字就不是最长的了。”
“诗人你走,不过听他说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叫五重的女孩子,大概是四重的妹妹?”
“嗯,是的。”妹妹,我一直在等你哦。

“啊,好累,就差不远了,我要坚持,姐姐还在等我!”
“喂,要不要让我带你一程啊?”
end